RELATEED CONSULTING
相關咨詢
選擇下列產品馬上在線溝通
服務時間:9:30-18:00
你可能遇到了下面的問題
關閉右側工具欄
更科學的成果評價可讓更多“千里馬”自奮蹄——七論國辦科研經費管理與科技成果評價相關重要文件出臺
  • 作者:admin
  • 發表時間:2021-09-30 10:35

一邊是論文、專利擁有量逐年增加,一邊是科技成果難以轉化。

“一邊閑著草一邊餓死?!?,不少科研人員受困于此。有的教師科技成果轉化業績出色,技術成果作價7000萬元,卻連續申報教授職稱十多年仍落榜;有的學者搞產業化,因為要耗費大量時間和精力,結果論文發得少,熬到了50歲還評不上高級職稱。

于是過分追求論文、職稱、獎項讓科研活動變了味道。好發論文的成果大家愿意去做,不好發的成果就不做;為了發文章而發文章,不去關注為了解決什么問題……出現這種局面的根源在于分類評價體系不健全,評價單一化定量化,結果導致功利化。

優秀的科技成果和科技人才就像千里馬,需要“伯樂”來相馬——用科學的評價體系將其識別出來,以堪大用。因此要建設科技強國,提升科技創新能力,就必須要有一套科學的評價機制有效運轉起來。

日前,國辦印發《關于完善科技成果評價機制的指導意見》(以下簡稱《意見》),針對成果轉化中的痛點,堅決破解科技成果評價中的“唯論文、唯職稱、唯學歷、唯獎項”問題。比如《意見》就提出,應用研究以行業用戶和社會評價為主,不涉及軍工、國防等敏感領域的技術開發和產業化成果,以用戶評價、市場檢驗和第三方評價為主。

這就要求研究要與社會和產業發展緊密掛鉤,要時刻瞄準行業發展的瓶頸問題。成果的先進性和重要性要靠用戶以及實際效果來評判,而不再是唯論文、唯獎項,以便讓科研人員能夠不再束手束腳,真正激發創新活力,敢于放開手干,進而形成持續激勵科技創新的良好環境。

不過,“千里馬常有,而伯樂不常有”。健全完善科技成果分類評價標準確實有難度,分類怎么分,交叉學科怎么評價;同行評議和國際“小同行”評議如何避免“圈子文化”;很多產業化成果通過市場檢驗需要時間,其價值怎么認定;引入第三方評價,第三方的資質如何界定……

規則和標準制定肯定比較復雜,需要不斷摸索、細化和完善,同時,有關盡職免責的規定也需要規范細節,鼓勵大家勇于做“第一個吃螃蟹的人”。目前已有一些科研院所和高校進行了大膽嘗試。

比如天津大學在2020年人事制度改革中,打破“單一代表作”評價觀測點,以“綜合性代表性成果”取而代之。學校還為青年人才開辟單獨晉升通道,制定了《青年教師正高級專業技術職務參評辦法》和《國家級優秀青年人才專業技術職務評聘辦法》,在評審條件、評審時間、評審程序等方面進行調整,鼓勵優秀青年人才脫穎而出。

雖然不同地方,不同科研院所,不同學科可能面臨的問題都不一樣,但國家可以在全國建立一些試點先行先試,并在實踐中不斷完善,同時把優秀案例在全國進行推廣。

“創新不問出身,英雄不論出處”,習近平總書記在兩院院士大會、中國科協第十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的講話聲猶在耳。國家改革完善科技成果評價標準的決心已下,打破以“四唯”為代表的行政管理主導的制度規范,就是在簡單定量評價上做減法、破藩籬,就是給成果創新做加法、暢通路。如伯樂相馬,科研成果多元評價更科學,千里馬脫穎而出,無須揚鞭自奮蹄。

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